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红枫陵园公告

揭秘你不知道的丧葬一条龙服务内幕

发布时间:2019-05-02 17:47:24

几十元的骨灰盒能卖千元以上,医院、120线人千元起步卖“死讯”;专家:基本殡葬服务免费对殡葬业影响深远

一条“死亡信息费”,能卖2000元,甚至更高;成本500元的“丧葬一条龙服务”,开价5000元,还没人还价;成本不足百元卖价七八百的寿衣、造价几十卖超千元的骨灰盒……

每个环节都充满灰色暴利,在合肥殡葬行业内,已是不争的事实。记者历时数月,调查合肥殡葬的暴利,并探究这个行业的市场生态。此外,殡葬业在合肥兴起十余年,相关部门对于这个行业的监管,又如何呢?

殡葬暴利

几十元的骨灰盒能卖超千元

据合肥民政部门统计,2012年,合肥市共火化尸体约36000具,其中市区一万多具。从殡葬行业的角度看,这无疑是个庞大的市场,因为每一个死者,都有可能带来一笔生意。

丧葬一条龙”殡葬公司大多是当中介

合肥的医院周边,遍布各类大大小小的殡葬公司,几乎每家都称提供“一条龙”服务。

小陶,一家殡葬服务公司的老板,已干了近10年。从最初单枪匹马、独自苦撑,到如今开了多家分店有20多名员工,这些年,挣“死人钱”的他早就赚发了。他常说,殡葬服务,比房地产还要暴利。

据了解,所谓“一条龙”服务,最少都有一二十项。主要包括接运遗体、为逝者净身穿寿衣、制作遗像、准备祭品、布置灵堂、开追悼会、筹备丧宴或准备答谢礼、购买骨灰盒和墓地等。

这中间,大部分殡葬公司能独自操办的,只有净身穿寿衣、准备祭品、布置灵堂和置办骨灰盒。

而其余项目,都需要与“第三方”合作,充当一个“中介”。比如说,运送遗体,要找殡仪馆;制作遗像,要找照相馆;购买公墓,也只是协助咨询,掏钱的还是丧户。

成本五百喊价五千还没人还价

小陶称,殡葬服务的暴利隐藏在繁琐的程序当中。之所以要将白事流程整合,推出“一条龙”服务,无非是为了让人看起来程序多,然后多收费。而这些项目里,暗藏的暴利让人无法想象。

“比如净身项目,一块白布加上几元钱的散装白酒,随便擦几下,就能挣到两三百元。”老李今年45岁,从事殡葬业已有六七年,他透露说,遗像和祭品通常被用来“投石问路”,不挣钱或是大赠送,以博取丧户的好感和信任。因为,仅寿衣、骨灰盒所赚取的利润,足以成为殡葬公司拼命抢生意的动力。

“灵堂和追悼会用的东西,很多都可以重复利用。本来造价就低,还反复收费,稳赚不赔。”老李说。

此外,联系丧宴、购买答谢礼品、出殡当日租车等项目中,殡葬公司还可以抽成、拿差价、挣中介费。

采访中,多名殡葬服务人员承认,“总成本不到500元的‘一条龙’服务,随便就卖到5000元还没人还价。”如有丧户想“办得体面”,愿意在灵堂和追悼会上多花心思,更是能让殡葬公司大赚一笔。

 

寿衣:叫价再高成本不过100元

寿衣是殡葬公司牟取暴利的第一步

一般在祭品店内,一套“棉三件”寿衣配上寿帽,售价600元。而在医院周边,会卖到800元,太平间或殡葬公司则开价1000元。销售员解释,“看着一样,但质量差别很大,价格也肯定不一样。”

“都是忽悠丧户的,寿衣质量都很差,叫价再高的成本都可能不到100元。”做祭品生意的任老板介绍,寿衣不讲究剪裁、尺寸和样式,做工简单,基本都是小作坊生产。

采访中,记者发现,大部分寿衣包装简单,仅用透明塑料皮裹着,上面印有“福”“寿”等字样,却没有商标、厂家、材质等产品信息,价格则是由店家手写贴在包装上。

“就是定价完全由商家自己做主。”任老板介绍,由于寿衣是特殊商品,少有人知道市场行情,再加上丧户购买时心情悲痛,几乎没人讨价还价,更不会货比三家,“只要店家会说话,给寿衣说个安个好说法,丧户就算明知是暴利也会接受。”

骨灰盒几十元的能卖千元以上

对大部分殡葬服务公司来说卖骨灰盒才是核心任务

“几十元的骨灰盒,能卖到千元以上。”从事殡葬业十余年的老陶透露,市场上的骨灰盒看似种类繁多,被标以黑檀木、花梨木、红花梨等材质,号称防潮、耐腐、不变形,可实际上不少都是以次充好。

记者实地走访发现,在多个殡葬公司内,骨灰盒只标注材质、价格,但这个材质到底如何,一般人根本无法辨别。

任老板向记者“兜底”,说黑檀木的骨灰盒进价在200元左右,只有表面那层皮是黑檀木。标价4700元的紫檀木骨灰盒,进价不到400元,只有正面含有紫檀木。

管理部门:利润空间源于“行业尴尬”

殡葬公司为什么会有如此之高的利润空间?合肥市殡葬管理处副处长王宏分析道,这是因为行业的尴尬地位,“这个行业无法对外宣传,不能去做广告。”不被关注,市民就不了解,这里面就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文章,“一个花圈多少钱?不知道的情况下,人家说一百,你也不嫌贵,其实也就四五十块钱。”

除了不了解外,熟练的殡葬中介人员,都会懂得去抓住家属在办丧事时的弱点,即“想尽最后的心意,又沉浸在悲痛中无暇顾及,而且不懂白事流程和规矩”。

“不少市民从心理上面、从精力上面,没有时间去了解这个行情,因为丧事是个非常繁琐的过程。”王宏说,政府提倡“厚养薄葬”,但受传统习俗的影响,丧事还是简单不了。

死亡信息

出卖:医院护工、120协救员 充当殡葬公司“内线”

虽说搞殡葬暴利,但由于竞争激烈,要想“做出来”并非易事。不少殡葬公司因缺乏实力,勉强维持一两年最终结业收场。那些能“存活”下来的殡葬公司,靠的都是同一个“法宝”——收买“死亡信息”。

死亡信息,顾名思义,是有人死亡的信息。据了解,医院和120都有明文规定,不得擅自泄露病人信息。而安徽中天恒律师事务所的陈军律师也分析,在我国相对传统的环境里,泄露病人信息对病人近亲属造成一定心理伤害,也涉嫌侵犯他人隐私权。但在利益的诱惑下,“死亡信息”买卖的利益链,仍很普遍。

人还没死就有人来谈“白事”

“人还活着呢,你说什么丧葬、白事,触霉头!”3月下旬的一个深夜,合肥某三甲医院的急诊大厅内,一名20多岁的年轻男子,指着身材微胖的老李高声怒喝。

年轻男子的父亲因突发心脏病,被紧急送医抢救。至亲病危,表情悲伤的他紧张不已,但让他难以接受的是,医生第一次出来通知:“病人呼吸、心跳停止,情况很不乐观”,就有自称提供“一条龙服务”的人,来跟他商谈“白事”。

被当众呵斥,老李面色平静地走出急诊大厅,又找个比较隐蔽的地方,坐在那里,默默守着。老李之所以知道有人病危,并那么快赶到医院,是因为前往病人家里的120车上,有他的一个“内线”。

对从事殡葬的人来说,医院是业务争夺的“主战场”,抢救无效的病人是重要“客源”。为避免被同行捷足先登,老李就必须发展线人,第一时间得到“客户信息”。

120协救员出卖死亡信息

向老李提供信息的,是协救员曹军(化名)。与驾驶员、医生相比,曹军的收入最低,若是“运气”不好,月入仅有千余元。因此,出卖“死亡信息”,成为他跟其他一些协救员心照不宣的生财之道。为了能尽早提供信息,接到出诊任务后,曹军先问清病人情况,得知老人晕厥,情况不太乐观后,他发信息给老李“预报”情况。到病人家中,他发现病人危重,便通知老李到医院来揽“生意”。

若是老李业务谈成,曹军将得到价格不低的信息费,“1000元起步,医院不一样,价格也不一样。”曹军说,如果病人在绩溪路、宿州路的两家三甲医院,信息费起码得2000元。在采访中,不少120的“内线”都开出了类似价码。而记者以从事殡葬服务为由,前往这两家医院“谈生意”,愿意提供信息的保安、护工等,也称殡葬公司一般都给这个数。殡葬公司谈成业务,曹军等人可以拿到高额信息费,而即便生意不成,他们也能拿到200元左右的“辛苦费”。

医院内遍布殡葬公司“内线”

医院内,也遍布着殡葬公司的“内线”,主要是保安和护工。护工因直接接触病人,而被殡葬公司重点突破。陆大姐,是合肥某三甲医院的护工,2008年7月,将自己照顾的病人信息卖给殡葬公司,尝到“甜头”之后,她开始频繁提供“死亡信息”。平日里,陆大姐经常在病房大楼里溜达,穿梭于各科室病房,看似找活儿,实则在打探病人情况,“主要是找重症患者,和下了病危通知书的人。”一旦发现“目标”,陆大姐立即通知殡葬公司,此后,她会密切关注这个病人。

不少线人一“尸”多卖

曹军不是老李唯一的线人,老李也不是曹军的唯一雇主。为了提高“成功率”,曹军和同事们习惯于一“尸”多卖,“一条信息,同时卖给几家殡葬公司,谁跑得快或是能说服病人家属,生意就归谁了。”曹军算账,若同时向5家殡葬公司卖信息,至少有1000元的“辛苦费”,如有一家谈成,则能赚1800元,这远高于他的工资。不止他们,医院里的“内线”同样如此,“信息多给几家公司,就算都没谈成生意,辛苦费都快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。”陆大姐笑道。

竞争:为抢“内线” 1000元成死亡信息起步价

支付高额信息费、尽全力在医院、120内发展“内线”,这是合肥殡葬市场激烈竞争的缩影。2000年左右,合肥的殡葬行业悄然兴起并发展至今。如今,随着市场的发展,以及利益相关各方的角力,殡葬行业逐渐出现了“区域垄断”,而这更加剧了市场的竞争。

兴起十余年,监管有难度

在合肥各大医院的采访中,关于殡葬公司为抢“生意”打架的事,哪怕是看车的大妈,都能说出一二。而在此之前,关于殡葬行业的混乱,也屡屡被媒体报道。那殡葬行业的市场竞争,为什么会如此混乱?

殡葬这个行业归我们管,但我们对于这个行业的管理,是没有一定抓手的。”王宏介绍说,合肥殡葬行业起步,大约是在2000年。当时,民政部门对殡葬用品和殡仪服务拥有前置审批权,如果不经民政部门审批,就是“黑殡葬”。

但2004年,《行政许可法》实施后,这个前置审批被取消了,“这种公司合法不合法?那只要其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,有营业执照,就是合法企业。”

市场门槛被取消后,殡葬行业归哪个部门管,成了一个问题。据了解,合肥每年都会适时开展殡葬服务市场专项整治活动,参与的部门不但有民政,还有工商、物价、卫生等部门。

统一“管理”死亡信息

合肥一家比较大的殡葬公司负责人介绍,前几年合肥殡葬市场很混乱,影响到了医院秩序,于是医院开始通过各种方法加强管理。

“生意难做。”采访中,这是大多数殡葬从业人员常说的话。他们多是和老李一样,公司不大,靠四处发展内线来开拓业务,在业内被称为“散户”。真正的“大户”,是医院太平间的承包者。

“这医院被几个人包掉了。”邓大姐在和平路一家三甲医院做护工,记者以殡葬公司开展业务递上名片,她看了一眼,又把名片塞了回来。她说以前这里可以提供信息,但现在不行了。因为要是给“姓杨的”知道了,搞不好工作就没了。

之后,在住院部的多个科室,记者都得到了同样的回答。而在他们口中,都提到了一个叫老杨的“医院后勤人员”,在管这个事情。

这个人是谁?他是怎么统一管理“死亡信息”的?记者一路打听,最终在医院太平间附近一间小房子里,找到了这个人。

“搞殡葬的”登门拜访,老杨并不拒绝,他说自己是后勤里专门负责殡葬的,医院每个科室如果有病危的,抢救的时候就必须通知他。

医院是不做殡葬服务的,老杨说他们也有合作对象,每次通知对方,一次500元钱。有时也有其他公司过来,请他通融一下,做一两单生意,会出600元钱。

“以前这里经常打架,从我进来,我安排好了。在这做,就别捣鬼。”老杨说,医院每个月会出几十条“信息”,只要跟他配合好,搞殡葬也很容易。

为抢生意死亡信息费飙升

尽管“大户”占了先机,但“散户”们却并不轻易放弃,他们要做的,就是和承包者“抢尸”。

除了派人在医院蹲守,等着随时截获“死亡信息”。殡葬公司最常用的,就是广泛发展“内线”,想尽办法结识核心人物。

“哪个医院有人事变动,比如保安队长要换人了,或是哪个医院要新成立120分站,都要知道得清清楚楚,还得比其他殡葬公司早拿到消息。”老陶说道。

为了笼络“内线”,殡葬公司要经常请客、送礼。曹军和老李之所以认识,就是曹军所在的120分站还在筹建时,当时老李请分站领导吃饭,他也在场。

逢年过节,对于“内线”,殡葬公司的宴请不少于十家,中秋节各殡葬公司送的月饼,多得吃不完。

当然,要想稳住“内线”,最管用的还是信息费。近几年,随着对“内线”争抢的日趋激烈,信息费也水涨船高,由最初的数百元飙升到前几年的千元左右。如今,很多时候,1000元只是起步价。

“最少是1000元起步。在绩溪路、宿州路的两家三甲医院,若是低于2000元,殡葬人员就别想把死者拉走。”“内线”老朱透露道。

看过这篇文章的人还看过:

  • 2020年清明节红枫艺术陵园扫墓信息 红枫艺术陵园怎么样?
  • 红枫艺术陵园祝贺成新蒲快速通道通车
  • 红枫墓新快线:成蒲铁路30分钟便可以到达蒲江
  • 华庭投资有限公司红枫艺术陵园
  • 刑事受害人救助机制王芝良:下葬红枫艺术陵园
  • 红枫艺术陵园:志愿者雷达的葬礼
  • 峨眉山市赴蒲江红枫艺术陵园考察学习
  • 揭秘你不知道的丧葬一条龙服务内幕
  • 红枫艺术陵园网上祭祀|蒲江红枫艺术人文纪念园
  • 金黄的土地红枫艺术陵园上播下了无限爱的种子